<button id="mhuc2"><acronym id="mhuc2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rp id="mhuc2"></rp>

      冬有冬的來意

      冬有冬的來意,寒冷像花,花有花香,冬有回憶一把——林徽因《靜坐》

      2022-10-29 09:00:00  來源: 許昌晨報  作者: □ 屈涵涵

      我要分享:

      摘要:

      人生海海,山山而川。

      近日天氣冷暖無常,但總在朝著冷走去,昨夜下起雨來,突然想起以前為雨寫下的一句詩,“一滴、兩滴像是相擁而泣”。

      此刻,我竟然渴望這場雨的到來,哪怕只是零星幾滴,我也會順勢融入并落下。那是我心中未說出口的話,亦是無法再說出口的話。

      寒冬到了,也許秋天的孤寂該放下了,可冬天何嘗不是孤寂的?

      早上出門風有些大,讓人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,冷就是這樣,不由分說,直接侵入。院子里滿是落葉,冬要來了!

      走在路上,大家已經穿上棉衣,早餐店門前的熱氣似乎更加蒸騰。此時,快步上前,吃個包子,喝碗熱豆漿,才能在心里說:“人間煙火氣,最撫凡人心?!?/p>

      少年時明媚、輕盈,無關風月;青年時留戀、多愁,一花一葉總關情;如今彷徨、謹慎,有情恰似無情。我們習慣性的偽裝自己,費盡心思為自己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,把自己隱藏、深埋,可謂成熟。我無法拒絕這種說法,就像這場突然到來的雨,只能暫且把錯歸咎于它,急切地落下滾燙的淚水,并趕忙說:這雨真大,打濕了每一個夜歸人!

      不知何時起,我開始喜歡坐在車上看雨,隔著透明的玻璃,靜靜地伏在方向盤上,聽雨、聽音樂。雨小時,看著一滴一滴雨滴逐漸鋪滿擋風玻璃,像是在訴說著什么,而后用雨刮器刮掉,心里竊喜,讓它從頭來過,此時我仿佛是命運的主宰。雨大時,我更愿意看著雨滴砸向玻璃,它仿佛帶著發泄的情緒,從數萬米高空重重地向我砸來,伴隨著高亢的節奏,直擊心臟。偶爾會將車窗打開一條細縫,任雨水流入、侵襲、占領,或是擁有。

      突然,一位好友傳來婚訊,一時間把記憶拉回到了三年前。那時,丁威、魔約、崔睿,我們四個青年詩人偷偷出去燒烤、啤酒,談文學、談愛情,談夢想,一直到凌晨四點,我們眼里有光,就像那晚璀璨的繁星。

      “以前每次都是為了共同的愛好和夢想而來,這次你要單單為我而來?!焙糜训南?,令我沉思。是??!當夢想被生活逐漸抹去,我只能孑然一身,帶著滿身風雨為你而來,并送上祝福。波德萊爾告訴我們,真正的記憶存在于敏銳而易受感動的想象中,想象依靠某種感受,能夠展現過去的情景。為此,我拼命把這場雨裝進心里,因為我也曾是一個在雨中呼喊的人。

      風過林梢,雨打芭蕉。也許我們熬過所有孤獨,才會有詩和遠方;也許某年某月的某個夏晚,換上心愛的長裙,走在安靜的河邊,你撐著傘走向我,那時的晚風一定無比溫柔。 

      責任編輯: 龔政明

      附件:

      許昌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

      地址:許昌市龍興路報業大廈 郵編:461000 豫ICP備:05010577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豫B2-20180241 業務電話:0374-4399669 值班電話:0374-4399669 郵箱:cn.21xc@foxmail.com

      少妇无码av无码去

      <button id="mhuc2"><acronym id="mhuc2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mhuc2"></rp>